1. 首页 铝方通 企业文化 新闻中心 社区 郑州铝方通价格 河南铝方通厂家 河南铝方通 郑州铝方通厂家 郑州铝方通 铝方通生产厂家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内容

反制裁:俄警惕西方“金融核弹”
发布日期:2021-05-16 10:34   来源:未知   阅读:

  自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爆发至今,俄罗斯同美西方展开了一系列短兵相接的斗争,政治上围剿与反围剿,经济上制裁与反制裁,外交上驱逐与反驱逐,军事上挑衅与反挑衅……近一时期,俄政府将警惕的目光投向金融领域:美西方正酝酿向俄投下“金融核弹”,即像对待朝鲜、伊朗一样将俄从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中驱逐出去。

  SWIFT创建于1973年,是一个总部设在布鲁塞尔的国际合作组织,连接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超过1.1万家大型银行及其他金融机构,其主要职能是通过世界级的金融电文网络运营在成员间传递安全、标准化和可信的结算信息来完成金融交易。

  今年以来,克里姆林宫以及俄安全、外交高层就本国与SWIFT支付系统关系频繁向外界喊话,显示其担心美西方通过切断俄罗斯银行同SWIFT系统联系这一“金融核弹”,打击俄银行支付系统,对俄内外经济活动造成重大影响。

  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3月22日在回答记者关于克宫是否会把俄被迫脱离SWIFT系统看作严重威胁这一问题时说,美西方“制裁俄罗斯”的欲望仍在持续增长,其行动毫无依据、具有不可预测性,“因此不能排除任何一种威胁”。佩斯科夫4月29日再度表示,如果与SWIFT支付系统的联系被切断,“俄罗斯将在短时间内找到替代方案”。

  俄联邦安全会议副主席梅德韦杰夫年初表示,俄罗斯正遭到被迫脱离SWIFT的威胁,“我们被迫创建了自己的信息传输系统,如果突发这种情况,可以进行电子信息交换”。俄外长拉夫罗夫4月28日接受“今日俄罗斯”通讯社社长基谢廖夫专访时声称,俄罗斯具备建立类似SWIFT支付系统的基础。他说,俄政府和央行会竭尽全力确保“SWIFT替代系统”的可靠性、独立性,并坚决防止一些人给俄带来额外损失的企图。

  与此同时,俄罗斯议会也加入高调批评美西方以“金融核弹”威胁俄罗斯的舆论战中。俄国家杜马(议会下院)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斯卢茨基认为,切断俄罗斯与SWIFT联系将引发俄与西方的全面经济战争。俄联邦委员会(议会上院)国际事务委员会第一副主席贾巴罗夫指出,如果切断SWIFT支付系统,欧盟国家购买俄罗斯石油将只能现金交易。

  事实上,俄罗斯对本国被美西方主导的SWIFT系统驱逐出去的忧虑并非空穴来风。乌克兰外长库列巴4月19日向欧盟国家外长呼吁,欧盟应当考虑在一揽子对俄新经济制裁框架内将其赶出SWIFT系统的可能性。欧洲议会4月29日通过一项决议,如果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欧盟将切断俄与SWIFT的联系,并立刻停止从俄进口石油和天然气;所有俄寡头账号将会被冻结,他们的欧盟国家签证也将被取消。欧洲议会还呼吁欧盟减少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停止“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禁止有争议的俄罗斯国家原子能公司建设核电站。

  俄卫星通讯社指出,尽管SWIFT形式上是多边组织,依据比利时法律设立并为SWIFT成员所共同拥有,但事实上美正运用“长臂管辖权”将SWIFT作为自己实施制裁的工具。几年前,当白宫认为有必要,就切断了朝鲜、伊朗与SWIFT的联系,使其不得不脱离全球金融体系。此后,“以物易物”几乎成了朝伊两国进行国际贸易的唯一机制,其不完善、不方便显而易见。

  经历了美西方多轮制裁以及未来可能会遭遇的更多经济制裁,俄罗斯“去美元化”进程正在加速。

  从2014年开始,俄罗斯就开始大举“清空”美债。截至今年1月,俄罗斯持有美债只有61.45亿美元。以2018年该数字高达960亿美元为参照,俄罗斯三年多“清空”抛售了94%的美债。据美国财政部公布的数据显示,俄罗斯今年2月再度减持美国国债大约3.89亿美元,减至58亿美元。

  “去美元化”过程中,俄政府、央行减少了外储中的美元比例。俄央行公布的2020年度报告显示,其持有的5880亿美元外币和黄金资产中,美元比重下降了3.3个百分点,至21.2%。与此同时,黄金在俄外汇储备中的比重从2019年的19.5%增长到2020年的23.3%,人民币的比重也增长0.5%,达到12.8%。今年2月,俄国家福利基金调整币种结构比例,美元和欧元比重从45%减少到35%。

  外贸活动中,美元在俄罗斯出口中所占份额也正在下降。俄央行4月26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俄去年第四季度以美元结算的产品出口占比降至48.3%,首次跌破50%;欧元在俄总出口中的占比达到36.1%,增加了10个百分点以上。对中国的出口中,83.3%的交易使用欧元结算,美元占比骤降至10.8%。俄国家杜马主席沃洛金称,俄正在逐步摆脱对美元的依赖,例如在欧亚经济联盟范围内使用本币结算的比例已经增长至74%,同时正有计划地增加对中国、土耳其本币结算的贸易规模。

  为防止美西方头脑发热者强迫俄脱离SWIFT,从而给俄经济、金融体系造成损害,同时为以上“去美元化”操作提供支撑,俄从2014年开始开发本国支付服务和货币转账系统“金融信息传输系统”(SPFS)。5年后,参照SWIFT标准的SPFS系统开始使用。截至2020年底,全球已有23国就SPFS使用与俄达成了相关合作,使用量同比增加一倍,比例达到20.6%。今年1月1日,已有404个组织加入SPFS,其中包括19个非入驻组织。

  此间观察家指出,与其他种类的经济制裁手段相比,包括将俄“踢出”SWIFT在内的金融制裁更具有毁灭性的杀伤力,堪称制裁措施中的“核弹”。对于俄而言,主动拒绝这一系统是不理性的,而不提早谋划则是不明智的。俄卫星通讯社援引俄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的话说,切断俄与SWIFT系统的连接虽只是一种假设,但必须就最大限度地降低限制俄罗斯使用国际金融工具、支付机制所带来的风险和损失进行跨部门的研究,“目前,SPFS正在探讨与欧洲的SEPA、伊朗的SEPAM、中国的银联支付清算系统和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等国外同类系统连接选项”。

  俄科学院远东研究所代理所长马斯洛夫认为,金砖国家应开发和整合各自支付系统,讨论“去美元化”问题。他说,“去美元化”是一个需要金砖国家领导人认真思考并着力加以解决的问题。

  2014年克里米亚“入俄”和乌东部顿巴斯危机爆发后,美联合欧盟、加拿大、澳大利亚以及日本等国实施对俄制裁。现任美国务卿布林肯就是美西方2014年对俄制裁政策的设计师之一,在制定美对俄制裁政策中发挥了决定性作用。美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也支持对俄制裁,称奥巴马政府作出了对俄实施制裁的正确决定,但所采取的措施还不够。分析人士指出,美西方主要的打击手段还包括财政制裁、美元支付和获取渠道制裁、全球范围内的金融交易制裁、银行体系制裁等。

  目前,美国、欧盟官方对动用“金融核弹”态度谨慎。在美国,布林肯、沙利文等人从未公开称将俄“踢出”SWIFT,只是媒体不时加以渲染。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则称,SWIFT是国际私人组织,欧盟无权让俄脱离该系统。

  位于华盛顿的智库大西洋理事会高级研究员、美国财政部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前顾问奥图尔认为,俄罗斯与SWIFT脱钩的机会微乎其微,其危险可能被夸大了。他认为,俄罗斯将其描绘成一场金融战是“一种误导”,那种将俄罗斯银行与SWIFT断开连接的说法是由于对该网络实际功能的“巨大误解”所引起的,“SWIFT本质上是一种消息传递服务,资金事实上并未经过SWIFT网络”。

  路透社4月19日在一篇分析中指出,与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相比,俄罗斯能够更好地应对美西方的新一轮金融制裁。自2014年以来,俄罗斯已经建立了坚固防御措施,其债务占GDP的比率约为20%,不到美国的1/5。制裁带来的风险在于,俄罗斯经济长期遭到侵蚀、国际市场存在感被弱化,这种趋势使俄罗斯正变得更加边缘化。

  俄外贸银行总裁科斯京在接受德国《商报》采访时表示,将任何国家的银行与SWIFT系统断开连接都是动用“金融核弹”。该报认为,俄罗斯无法独自从容面对完全放弃美元以及本国金融机构与SWIFT“脱钩”局面。为此,克宫迫切需要在这个问题上得到中国支持。拉夫罗夫3月在访华时表示,俄中可以通过加强自身的财务独立性,特别是拒绝使用西方支付系统,来减少与制裁有关的风险。

  欧洲多媒体新闻平台《欧盟报道》认为,像现实中的核武器一样,作出引爆俄罗斯与SWIFT“脱钩”这一“金融核弹”的决定无论对俄还是对美西方都将是艰难的。其一,SWIFT目前仍是俄罗斯各大银行严重依赖的机构,该系统不仅用于国际交易还帮助俄境内银行间转账,主动“脱钩”不是俄选项;其二,SWIFT是私营机构,促使其与俄“脱钩”的前提是需要欧盟、美国作出制裁决定;其三,美西方若将俄“踢出”SWIFT,不但将使俄罗斯的美欧贸易伙伴利益受损,还可能使美国银行、政客遭受俄严厉的反制裁措施。